联系方式
Contact Us

梅州大观天下
景区热线:0753-2732888

招商热线:0753-2830266 0753-2830366

项目地址:梅县雁洋S223线(剑英纪念园对面)

帽筒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展馆 > 帽筒馆

帽筒,置帽用具。据有关资料记载,它始于清嘉庆年间,延续至新中国成立前后。帽筒质地为陶瓷,陶瓷是人类文明历史上最早出现的一种艺术,是所有艺术门类中唯一火与土的艺术典范。

帽筒器身常见有开窗、镂空、圆柱形、六角形,直径约11cm左右,全手工制作。纹饰图案釉色多为粉彩、浅绛彩、青花、釉里红等。梦幻般的精美瓷画多为山水花鸟、美女婴戏、吉祥、历史人物典故等,五彩缤纷的帽筒瓷画涵盖陶瓷美术精髓。帽筒既是把玩观赏艺术品,但严格界定帽筒的属性,则应是生活实用器。

帽筒在当代文明飞速发展中,已远离我们的生活,但文化内涵则是永恒的。历史文化殿堂——博物馆就是集藏一个时代的文化记忆:清末民国帽筒。其制作、装饰、瓷画及色料的应用皆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形成了一个时代的文人瓷画流派,其余晖至今犹存。这就是帽筒特色文化内涵。

 

帽筒馆-1.jpg瓷帽筒在民间传世较多,它创于清代嘉庆年间,延至新中国成立前后。

在清代,官员的帽子都有斗笠、花翎顶戴,为方便休闲时放置帽子不易变形,瓷帽筒应运而生。由于时代的发展,今帽筒失去其原始功能,而作为生活实用器,放置鸡毛掸子、子媒条(用草纸卷成条,吸烟时点火实用)、尺等杂物。但其所承载的诗、书、画、印,这是其文化亮点而流传于世。

 

太狮少狮瓷画:瓷帽筒矾红、绿太狮少狮瓷画是民俗吉祥的符号,寓意官运亨通扶摇直上,太狮少狮瓷画生动活泼,写实而又意境深远。在古代称太师、太傅、太保为三公,太师居首,因师与狮谐音,帽筒上的小狮子拥抱大狮子,狮子也就被认为跟官爵有关,也有事事如意之意。

 

瓷画名家余钊先生简介:余钊,字文彬(浅绛彩瓷画名家余焕文之子),自小师从光绪浅绛彩瓷名家杨紫卿,得真传有名气,于1915年创办江西余钊公司。余钊公司的创立使得文人瓷画家走向市场,为民国时瓷业发展起到积极推动作用。

余钊作品富有浓厚审美情趣,是浅绛彩向新粉彩过渡时期杰出的瓷画名家。帽筒馆-2.jpg

 

瓷画名家沈建初先生简介:粤东瓷画名家沈建初先生,饶平县三饶镇人。初时,在澄海、潮安一带从事民俗书画创作,有名气。曾评为粤东地区书画之冠,后转入陶瓷业发展,从事瓷画创作,曾在潮安枫溪瓷厂任画瓷,其代表作品“百鸟朝凤”得到国家领导人的赞许而名扬于世。

沈建初先生瓷画作品线条流畅,人物、花鸟、山水画面新颖、典雅其传世作品经已不多见。

 

浅绛彩“文人瓷画”在清末民国年间,大量涌现观赏陈设、清供礼器及生活用具等普通实用瓷。其时,浅绛彩“文人瓷画”更加成熟。作品题材除山水、花鸟、历史典故外,大量的高层次文化题材:歌颂国泰民安,高品位的作品层出不穷。这一时期,浅绛彩文人瓷画名人、名家、名厂辈出。浅绛彩“文人瓷画”被历史性地确立为中国陶瓷绘画奇葩,将永载艺术史册。

 

浅绛墨彩帽筒:画工精良,远景近景墨分五色,富有层次,牡丹花鸟纹饰意境清新。浅绛墨彩瓷画为清末年间釉上彩新工艺,是瓷史上闪耀的亮点。浅绛墨彩瓷画特点(区别于粉彩玻璃釉打底及盖面)不打底、不罩面、低温烧成。

 

 “文人瓷画”是清末、民国年间出现于江西景德镇创新的、闪耀瓷史亮点的浅绛彩瓷画。其彩绘技法在瓷胎上绘出纹饰线条,再染以绿、蓝等色彩后经低温烧制。瓷画由文人画师独立绘制完成,具个人风格的称为“文人瓷画”。彩绘落色前,玻璃白釉打底,为粉彩瓷画;不打底、不盖面的为浅绛瓷画(低温烧制);彩绘略施薄釉盖面为后期浅绛彩,以上是区分粉彩与浅绛彩瓷画的重要特征之一。

 

仙槎姓钱名安,活跃于光绪至民国间,是一位艺精而多产的瓷画名家。

仙槎所绘瓷画作品落款多署“映月轩”“映莲轩”等,其画风格高雅精致。仙槎早期创作青花为主;于1895-1910年左右创作的浅绛彩瓷画最为精彩;据存世作品了解从1912年后作品多为新粉彩(含金彩、墨彩),花鸟为多,人物为次;晚期作品落款为“映莲轩”。

 

帽筒馆-3.jpg花鸟山水纹帽筒:仙槎、高心田等瓷画大师作品花鸟山水纹帽筒:山水花鸟、松竹梅兰、雪后山景无不生动灵秀,色彩变化丰富,鲜而不艳,淡而有神。大师们的艺术成就对“珠山八友”的绘画风格有极大影响。

 

鹤纹帽筒纹饰潇洒精湛。俗传鹤是仙禽,被作为长寿吉祥的象征,在帝王时代,高品位的文官(清·一品)才有资格穿戴鹤纹服饰。松树喻生命力极强的常青树,严寒酷暑仍生气盎然;牡丹富贵,是千古不变的主题。松、鹤、牡丹、书法是清末、民国文人瓷书画创作主题。

 

帽筒,原始功能即是放置帽子的生活实用器。它身虽尺许,但其承载诗、书、画、印之重负。帽筒中国陶瓷及美术史上独树一帜的艺术品,帽筒的文化内涵,绝不是一件瓷器工艺与瓷画的简单叠加,它是独特的美学。

帽筒虽离现代生活远去,但其深厚的历史文化遗存,给我们留下了划时代的艺术品种:浅绛彩帽筒(清末民国几十年间生产的)人文瓷画,其经典浅绛瓷画进入中华历史文化大典;青花釉里红帽筒工艺高端、色彩艳丽、青花浓重;著名戏剧表演艺术家“梅兰芳”大师帽筒,纹饰精巧神韵;大师少狮瓷画,安详、吉庆、和谐充满生活气息;花鸟荷塘帽筒瓷画,釉下发色纯正;历史人物故事“风尘三侠”“貂蝉拜月”等粉彩瓷画更是美不胜收;浅绛彩瓷画系列(含墨彩),纹饰简约有势,灵气凝聚,生动有神;粤东瓷画名家“沈建初”先生的童叟人物、花鸟山水作品,意境清新、神态逼真、突出美好。

观赏一只只、一对对精美的帽筒,实际上您已步入历史文化殿堂,支持文化事业发展之境,在共享文化大餐而不自知,帽筒文化是历史发展的体现,在传承过程中,需要蔚然敬畏历史的社会风气,是为旨。